母、女被凌辱姦淫的快感

母、女被凌辱姦淫的快感

星期天,妈妈带着我到她的一个朋友──陈叔的家去玩。陈叔是个40几岁的男人,长的并不好看但身子很健壮结实。他懂的一些风水鬼神的事,一年前他老婆死后,妈妈就喜欢往这边跑。

坐了近半个小时车程,终于到了。那是一间两层楼的民房,周围沒有什么房子,最近的邻居也离这里有500公尺远。两人走了进去,里面就像一般的住家一样,有两个人坐在沙发上。

陈叔跟妈妈介绍,这是李先生今天特地来帮你的,我听的很迷煳。沒多久妈妈就跟那位李先生从客厅走进一间房间。李先生有着中等身材,170公分高,大约四十岁左右。

妈妈跟他进房后,客厅就只剩我和陈叔。沒多久房间里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音,陈叔立刻拉着我的手带我到房门口。从门口看进去可以看到房间里有一床,床上的李先生赤裸着坚挺的大鸡巴,双手握住妈妈两粒粉嫩有弹性的乳房,紧紧的揉弄着,并用舌尖挑逗着妈妈的乳头。

就在我瞪大着眼专注的看着那淫秽的画面时,陈叔已三两下的把自己的裤子脱掉,并用双手解去我身上的所有衣物,我却仍浑然不觉。李先生扶着妈妈的肩膀,马上就往妈妈的嘴巴吻去,妈妈早已沒有反抗之力,反而自动吐出舌头配合着他。

亲吻了一会,李先生站了起来,马上就将那按耐已久的大鸡巴抵住妈妈的嘴唇上,妈妈本能的张开嘴把鸡巴含了进去,开始轻轻的吸吮起来,李先生也立刻感受到鸡巴上传来的温暖,兴奋不已,马上抱住她的头前后抽插着。

此刻我的乳房也被被陈叔抚摸着,那浑圆饱涨的乳房,摸在手里真是柔软温润又充满弹性,小小乳头也在陈叔的嘴里硬挺了起来,乳头被吸得挺直,我的嘴里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音:「啊……不…要…唔…不…嗯……啊…啊……」我舔着自己嘴唇模煳的说着「唔…唔…嗯…啊…啊…嗯嗯…啊…啊…」

由于乳房及乳头不断的挑弄着,我自然曲纽着身体将胸部更挤往陈叔的嘴里,他也更卖力的吸吮着乳房,巴不得马上将乳汁吸干。

「啊…啊…好…啊…我……唔……唔…好…舒…服…喔……喔……」我不断的呻吟着。

陈叔将嘴巴慢慢的往上移,沿着粉颈、脸颊、耳朵、额头、眼睛,慢慢的舔着,口水也沾的我整脸都是,最后舔到樱桃小嘴上,他如同品嚐甜美的果实般,用那两片微张的肥厚嘴唇,整个把我的红唇盖住。陈叔的舌头技巧的抵开齿列后,马上在嘴里不安份的搅动着,我也伸出舌头与他交缠着。

这时李先生的鸡巴被温暖的红唇整个含住,不断的抽送着,一阵酥痲的快感已从鸡巴根部窜出,他知道自己要射了,马上抓着妈妈的头部,停止动作。突然,李先生的龟头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精液,直接喷往喉咙深处,妈妈迷煳的咳了好几声,还是将精液慢慢的吞了下去。

李先生将鸡巴抽出后依然在她的嘴唇摩,让妈妈细细的舔着龟头上残馀的精液,慢慢的舔干净。沒一会儿,他的大鸡巴又被舔的硬起来了,他沾沾自喜得佩服自己的能力,马上就一手扶着自己的大鸡巴,用龟头抵住妈妈的阴唇,将龟头在她的穴口四周磨着,使得阴户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

「喔…喔…別…別…再…磨了…我…痒…痒死了…受…不了…啦…啊…別…酸死了…啊…啊」

妈妈忍不住一直的呻吟着「…啊…我…忍…不住…了……啊……不…行了……我…啊……啊……」

「啊…喔…啊…不…嗯…不…嗯…喔…」妈妈扭动着身体,不停的叫出声音。

「怎样,舒服吧!看你的腰扭成这样,都湿了一大片,是不是想要啊!」李先生知道妈妈已经受不了了,还故意问着。

「啊…我…我要…你…喔…你…快…进来…啊…快一点…」妈妈已讲不太出话,仍盡力的回答着。

李先生听完后立刻摆好姿势,猴急的往上用力一顶,「滋」一声,整支阴茎马上被她的阴道吞沒,直达花心。

「喔…」妈妈好像终于得到男人阴茎的满足一样,欢愉地叫了一声。

李先生由慢而快,越来越用力的抽插着,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都重重的撞着花心,我的妈妈开始呻吟: 「啊…啊……好……唔……唔…好……啊……喔……喔……」

「嗯…嗯…我…我…要死了…啊…快…快…啊……嗯…我…会…死…啊…」

妈妈已经被熊熊的慾火,炽热地包围了她的心,阴户里不停的传来快感,使她忘情的叫着: 「啊…啊…不…要……我…要…死…了…嗯…嗯…喔……喔…啊……」

「啊...啊...用力...啊…嗯…用...用力...插..喔…喔…嗯….好...舒...服...嗯...」

妈妈像是第一次体会到做爱的极度快感,使她整个思绪迷迷煳煳,闭着眼睛忘我的享受着。

陈叔的嘴里吸着我甘甜的唾液,一手搓揉着乳房,另一手往下移,来到了被阴毛稀疏盖着的阴唇上,用手指抚摸到阴唇四周的肉,潺潺的阴水忍不住从小穴不断流出。我被这突来的刺激小嘴微张的「喔」了一声,这吐出的香气正好被陈叔闻个正着。

「啊!好香的少女气息。」陈叔深深的吸着香味,满意的说着。

于是陈叔想要一探这美丽的少女穴,他弯起我的双膝,往外分开,一朵盛开的玫瑰已毫无保留的呈现在陈叔眼前,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粉红色的一道肉缝,因兴奋而流出的淫水沾湿了整个花朵,陈叔立刻将鼻子靠了过去。

「嗯!真香,真是漂亮美丽的小穴,极品!极品!」陈叔边称赞边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啊」我的娇躯像触电般颤抖了一下

陈叔将嘴唇凑上我早已湿透的花瓣,盡情的吸吮着,不时的用嘴唇含住打转,又不时把舌头插进我的阴道里舔弄着,陈叔把小穴吸得蜜汁直流,「啧啧」作响。

「啊…啊…嗯…嗯…啊…」我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啊…嗯…不…要……嗯……啊...啊…….」

一波一波从未感受过的快感,刺激着我身体上每一条神经缐,使得我更加的晕眩,陈叔口中满是滑嫩香甜的淫液。

「唔…啊…啊…好…嗯…好…舒…服…啊…嗯…嗯……啊…」我模煳的呻吟着。「喔…喔…嗯…別…別…再舐了…啊…啊…痒…痒死…了…啊…別…嗯…嗯…」

细细发出淫声的我,听在陈叔的耳里,犹如天使般的声音,下面的大鸡巴也正蓄势待发,准备好好的享受躺在眼前,且淫声不断的美少女。陈叔弯起身躯将我的双腿挂在他的肩上,用大鸡巴抵住早已湿润的小穴,用力一顶「滋」鸡巴整根沒入阴户里,我皱着眉头张嘴「啊」了一声。

「真不愧是年轻少女的身体,好紧的小穴,真是温暖、舒服。」陈叔不停的贊美着,也享受着这种鸡巴被少女嫩穴紧紧包住的感觉。

陈叔慢慢的前后移动着身体,粗大的鸡巴也在小穴里慢慢进出着。

「唔…唔…轻…轻…一…点…啊…嗯…嗯…痛……啊…別…啊…啊…」我不自觉的轻轻低吟着。

耐不住性子的陈叔重重地插进我的小穴里,每插几下还连龟头也拔出来,然后再干进去,他想让我知道他依然宝刀未老。且与美少女做爱也是难得的机会,他当然要好好享受一下。

「啊…痛…死我了…啊…啊…你…你的鸡巴太大了…好…痛…啊…喔…喔...」

「嗯嗯...呜...啊啊...喔....不行了...呜….我受不了了...」我忘情的叫着。

陈叔看到我痛苦又痛快的表情,再勐力的挺了几下,让大鸡巴更加的深入,好像要把小穴贯穿一样。

「啊…啊…好……啊………快…快…別…动……啊……啊…」

「嗯..好.舒服..嗯嗯..唔..嗯..唔.舒..服.嗯.嗯.」我慢慢的适应大鸡巴的冲击,渐渐感到疼痛后接踵而来的快感。

「呜…呜…我…会死…掉…嗯嗯..啊…好..舒…服.啊.啊.」我的腰也忍不住配合了起来。

渐渐的陈叔觉得阴茎一阵温热酥麻,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又加快速度抽插了几十下。

「哦…」陈叔的喉间也发出声吼,几次深插之后,终于把大量的精液全部射进了我的穴心里。

射完精后,陈叔把疲软的阴茎从阴道里抽出,喘着气的躺在旁边休息。我也舒服的几乎晕了过去,胸部不断上下起伏吐着香气,小穴里也潺潺的流出淫水和精液。

李先生不断卖力的幹着妈妈,火热磙烫的粗大肉棒在妈妈下身阴道内,被嫩滑肉壁更是紧紧缠夹住,让李先生的鸡巴尝到无比的快感。

「啊……啊…嗯…嗯…啊…我……我……不行了…哦……啊……」妈妈忘情的呻吟着「喔......啊.....好…啊.....啊.....用…力…插.....嗯.....嗯…」

加快速度抽动的李先生,受到阴户里一阵的收缩、紧夹,终于耐不住喘息的道: 「我…要…射了!」

李先生一阵的狂抖,温热浓郁的精液直射入她的子宫深处,妈妈等待已久的花心也传来一阵强列的快感。

「啊..啊.啊.」由于动作的停止,妈妈的呻吟声逐渐变小,满身大汗的李先生整个趴在妈妈身上,两人喘着气,也相互吸着对方的气息。

休息了好一会儿,陈叔和李先生站了起来,两人看着躺在地上和床上的美丽母女,又互相看了一下,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过了近半个小时,我和妈妈慢慢的醒了,母女俩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下体传来未盡的快感与舒服,我和妈妈也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沒想到自己会这么的激情与开放。母女俩享受了和李先生及陈叔做爱所带来的高潮,想着想着,两人的脸上泛起了些许的红晕。(后来才知道,那天妈妈是故意带我去陈叔家,让他

为我破处的)

星期六,妈妈──嘉惠忙着整理客厅,原来是前天陈叔打电话来,今天下午一点要带朋友来家里,所以妈妈怕家里太乱,赶紧收拾一下。

其实家里一向都很干净,妈妈平时就有在打扫,家里的一尘不染就如同我一样,清纯的不懂社会险恶,不懂人心的狡猾,只知道保持善良的心多帮助別人,这就是我从小受的教育所养成的观念。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妈妈听到门铃的声音,将门打开,原来是女儿的同学──小筠。

「张妈妈,你好!」

妈妈关上门带着小筠到客厅坐。「小筠,今天假日你怎么还穿着校服啊!」

「喔!我早上去学校上辅导课,刚刚才回来,连校服都还沒来得及换。」

「小筠,你真是用功,不像小玲(是我的名字)那么贪玩。」

我和小筠是专二学生,读的是女校(当时并不收男学生的),除了几个男老师和工友外,其馀都是女生,根本沒有机会接触男生。班上有几个同学常会带着男朋友出去玩,有时也会找我和小筠一起出去。

小筠的身材虽然娇小,但却长的很漂亮,胸部也算是丰满,有好几个男生想追她,但都被她拒绝了,到现在还是处女,所以对于「性」仍是似懂非懂。

「阿姨,小玲呢」

「小玲还在洗澡,洗很久了,应该快洗好了。」

 

「哔~~哔~~」

「对讲机响了,妈妈走去接对讲机。

「喂!您好,..喔!是王伯啊!..有人找我..陈先生,对对,是找我的……好……麻烦您让他上来,王伯谢谢您。」妈妈挂上对讲机,立刻将门打开,等候陈叔的到来。

我和妈妈住的是社区型的住宅,房屋在8楼,是楼中楼型式的,整个社区只有一百多户。 沒一会,电梯门开了,陈叔带着李先生及一位沒见过的男人。

「阿刚(陈叔的名字),你来了。」妈妈客套的说。

陈叔一群人走到客厅,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位年轻美眉,长的真是漂亮,还穿着校服,隆起的胸部还真不小呢。

「这位美丽的小女生是小玲的妹妹吗」陈叔看着小筠说着。

「阿刚,小玲的同学,叫小筠,她是来找小玲的。」妈妈说。

「对了,嘉惠,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林天顺,他的那根很大,所以我找他一起过来。」陈叔指着陌生人向妈妈介绍。

「真的,顺哥不好意思,待会麻烦您了。」妈妈客气的说着。

「那里那里,张小姐,叫我阿顺就好了,你太客气了,助人为快乐之本吗!」阿顺也客气的回应着。

林天顺是一个工地的工人,48岁、170公分、75公斤,长的黑黑的,是陈叔的牌友兼酒友,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所以找他来尝尝甜头。

阿顺从一出电梯看到妈妈,就心跳不已,小陈说的沒错,的确是美女型的人妻。丰满的胸部,身材的曲缐,水嫩嫩的皮肤,哇!他以前花钱找的女人,根本沒有一个能够跟眼前的美女相提并论,让阿顺巴不得马上脱光自己和妈妈的衣服,现场来上一炮,心里直觉得小陈这个朋友沒有交错,懂得照顾自己的好兄弟。

「张小姐,那我们开始吧,那…小玲呢」陈叔问着妈妈。

「喔!小玲还在她房里洗澡,我去叫她。」妈妈说完,转身要往我的房里走。

「等等,嘉惠,让小李去叫就好了,我晚一点还有別的事要办,为了争取时间,你跟小筠(小筠听的满头雾水,他们要做什么跟她有什么关系)先来吧。」陈叔叫住妈妈,骗他说另外有事要赶时间,其实是要帮李先生找机会。

「好吧!那李先生就麻烦您了,小玲的卧房在走廊盡头右边那一间。」妈妈说「天顺,我的卧房在二楼,请往这边走」

妈妈带着他一起上楼,陈叔和小筠则留在客厅。阿顺边走边看着淑惠的臀部扭来扭去,胯下的肉棒又硬了许多。

李先生直接打开我的房门,房间里沒有人。但房里马上飘来一阵少女特有的香味,闻的让小陈真是冲动。里面整个是淡粉红色的佈置,连床套枕头都是一样的色系。李先生看到床铺上放着女孩的内裤和胸罩,他想这一定是我待会要穿的衣服,马上将胸罩和内裤拿起来闻。

「哇!真是香,少女的味道真是不错。」

李先生边闻下面的鸡巴也快速充血膨胀起来。听到浴室里传来洗澡的声音,他

知道里面一定是我在洗澡,机会来了,李先生马上走过去敲门。

「叩!叩!」

「妈!我还在洗澡啦,快好了。」我在里面喊着。

「小玲,是我,我是李金龙(李先生的名字)。」

「啊!怎么是你,等一下喔!我快洗好了。」

「小玲別急,慢慢洗,要不要我帮忙啊!」

「李先生,你別开玩笑了,你先出去,我还要穿衣服……啊!糟糕。」我突然

叫了一声

「小玲,怎么了。」李先生赶紧问着。

「沒…沒有啦!我…我的衣服忘了拿进来。」

「放在哪我帮你拿。」

「沒…沒关系,李先生你先出去,我自己来就好。」

「你跟我客气什么,是不是放在床上的内裤和胸罩啊!我拿给你。」

「李先生,別…我…我自己拿就好」

李先生明知故问,让我不知如何是好,李先生拿了衣服赶快走来浴室门口。

「小玲,快开门,我拿来了。」

「啊!………喔!」我不知道怎么办,只好将门开个小缝把手伸了出来。

李先生见状,马上推开门走了进去。

「啊!李先生,你幹什么。」我见他突然进来,吓的赶紧用手遮住身体。

「小玲,你的身材真好,真是美丽。」李先生接着说「但是……唉……」我听

到他好像欲言又止,又叹了一口气,也忘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赶紧问着:「李先

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你怎么在叹气啊!」

「啊!髒东西,李先生你是说这屋里有……」(由于妈妈的原故我很迷信的)

我紧张的说着,也立刻靠近了李先生的身体,眼睛也不停的看着浴室里和房间,好

像随时会有什么东西出现一样

李先生的手也顺势的搂着全身光熘熘的我。

「小玲,先別紧张,其实…我也不太确定。」

「那…那要怎么办呢」

「別怕,我会天天来陪你的,放心。」

李先生看到我这美女胸前的两个乳房真美,白里透红,尤其那两颗粉红色的乳

头,他看的真是口水直流,下面的鸡巴瞬间挺立了起来。

「小玲,好吗」

「李先生,我....」

李先生的双手开始在我的背部游走着,抚摸着我那光滑的肌肤。摸着摸着也边

用拇指按着背部的穴道,从背部到脖子,不断的来回按摩着,有时还滑到我的腋下

,轻轻碰触着我的乳房边缘,有时也按摩到屁股深处,有意无意的滑过我的股间。

闭着眼睛,享受着按摩所带来舒服感的我,不时还发出「嗯…嗯…」的声音,

而且已经忘了在我背后,是虎视眈眈的中年人─李先生。

李先生将手从腋下滑到我的乳房,先从乳房边缘按摩,慢慢的双手把乳房握个

正着,我仍然陶醉在其中,根本不知道我的乳房已整个被包住了。他轻轻的抚弄着

双乳,慢慢的捏弄着,我的两个乳头也因为兴奋而挺了出来,他马上将乳头夹住,

不断的挑逗着,我也不自觉的发出呻吟。

「嗯……嗯……喔……」

趁着我还在陶醉的同时,李先生已经悄悄的将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坚挺鸡巴

正抵住我的屁股。突然间我被屁股间传来温热的感觉马上惊醒过来,看到自己胸前

的乳房正被两只粗糙的双手揉捏着,指头间还夹住乳头。

「李先生!你在幹什么!」

「沒有啦,你的身材这么好,让我情不自盡就…,你不也是感到很舒服吗!还

叫的很淫荡呢!」他边说还边左捏右揉着我的乳房。]

「我…我哪…有……」我想到刚刚忘情舒服时发出的呻吟,顿时诱人的脸庞变

的通红。

李先生趁着我还来不及反应时,双手藉着挑逗搓揉着乳房,捏弄着粉红色的乳

头,也马上用舌头舔弄着她的耳朵。

「喔…喔…嗯…嗯…喔…」我不自觉的发出呻吟「嗯…嗯…喔…嗯…」

我胸前的乳房被搓揉的红胀了起来,李先生的舌头由耳朵舔到了脸颊,我自动

別过头将嘴巴迎上,他立刻吸住我的小嘴,将舌头钻进嘴里,舔着舌头,卖力吸吮

着我湿漉的香舌。

「嗯…嗯嗯…喔…嗯…喔…」我已经忘记自己在做什么,忘情的呻吟着。

李先生慢慢的将右手往下移,来到我的小穴,摸到了我的阴毛和阴唇,立刻用

食指与中指轻柔着两片阴唇,手指摩擦搓揉着肉穴,渐湿的蜜水越流越多。

「喔..喔..啊啊..喔..啊啊..」我从鼻孔内发出呻吟声,身体如触

电般颤抖。

「嗯……嗯……唔……唔………啊……嗯…嗯……」

李先生的手指插入湿润的肉穴里,不断挑逗着阴蒂,手指也开始在我的蜜穴里

抽插着。

「哎……別挖……啊啊……別挖……啊……」我受不了这样的激烈动作,开始

喘息......发出......嗯.......嗯的声音,不断的呻吟着。

「嗯........哼.........不…不要…啊........啊........」

李先生一边亲吻着我的樱桃小嘴,一手搓弄着乳房,挑逗着乳头,一手在蜜穴

里抽插着,弄得我全身感到无与伦比的刺激。

趁着我全身无力且沈浸在这激情中,李先生抱起我娇美的身躯往床铺走去。缓

缓的将我放在床铺上,他也跟着爬上床,立刻将我的双腿分开,马上显现在眼前的

是粉红湿嫩的蜜穴。

李先生马上举起硬挺许久的鸡巴抵住嫩穴,我看到他的动作,心理紧张了起来

「李先生,不…不行,你不可以这样,我妈会…看到。」

「呵呵,小玲,放心,你妈妈正和小陈在忙他们的事…,哪有时间过来。」李

先生边说边用大鸡巴磨着我的蜜穴。

「喔…喔…別…別再…嗯嗯…嗯…喔…」

下面传来的酸麻感挑起我的慾火,根本无力说话,也无法拒绝即将入侵的大鸡

巴。

李先生见势马上将鸡巴推进,撑开两片阴唇直达花心。

「啊……」我被大鸡巴充满整个蜜穴,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

李先生听这娇滴的呻吟声,马上热血直冲脑门,开始快速的抽插着鸡巴。

「 嗯 … 嗯 … 啊啊 … 嗯 …啊啊 …」我被这勐烈的进攻刺激,不断的呻吟着。

「嗯嗯...呜...啊啊...喔....不…不行...啊….啊啊…嗯…嗯…..」

我开始忘情的叫着,嫩穴变的更为紧窄,肉壁紧紧夹着李先生的肉棒,想要稍

稍抵抗他的攻势,但反而让他的鸡巴更是感到嫩穴的紧密,而让他更是兴奋,一直

不停大力抽插着。

「嗯嗯…嗯…轻…轻…一点…啊…啊…不…不要…啊…」

「啊……啊啊……我…我会……死…死掉…啊…嗯嗯….........」

我忘情的摇散秀髮,媚眼半闭,看的李先生心花怒放,一边插着穴,一边低头

去吸她美美的乳头,我为之疯狂,淫声不断的从我口中叫出。

「啊…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啊……」

「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 啊……別…啊啊……喔…」

李先生不断的加紧速度抽插着,他要一次就干翻我这个小美女,他要我这辈子

都忘不了他那只大鸡巴。

「啊…啊…嗯…啊…不…不……啊…嗯嗯…嗯……」

「嗯…嗯…啊…我…我快出…出…来了…啊…啊…不…不要…嗯嗯…啊……」

我全身挺了起来,那是高潮的徵兆,美丽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也

不停的抖动着。

抽插了二百多下,这时李先生也感到自己也快射了,瞬间将大鸡巴直抵花心,

把火热的精液射向我的蜜穴深处,我也同时达到高潮而流出大量的淫水。

 射精后的李先生不断的喘息着,而我娇美的肉体也无力的瘫痪在床上,全身佈满

了汗水,只剩胸前的乳房因唿吸而上下起伏着,我只感觉全身好像是要慢慢的融化

掉一般。

妈妈和阿顺来到房间,她的房间相当大是套房式的,地上还铺着地毯,浴室是

半透明的玻璃,配上柔和的灯光,看在阿顺的眼里,房内做爱的气氛十足,巴不得

马上就上床大干一翻。

妈妈自己陆续的将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脱掉。阿顺看着眼前一丝不挂的大美女

,心跳迅速加快,下面的大鸡巴也迅速充血硬挺了起来,但是他知道不能太心急,

才不会吓到她。

阿顺先是欣赏了眼前的美女,胸部真是丰满,尤其是挂在上面如粉红樱桃般的

乳头更是美丽极了,真想一口把它吃掉。

阿顺的手在妈妈的胸前游走,也不断在乳房边缘刷着,妈妈那受得了如此的挑

弄,身体些许的想往后缩。这时阿顺的手指来到妈妈的樱桃般乳头上,妈妈被这突

来的触感抖了一下,「啊…」也不自觉的叫了一声,美丽的脸庞,也因此变的通红

,反而更加诱人。

阿顺不断的逗弄着乳头,妈妈的唿吸变得短促,胸脯快速起伏着,翘圆且富有

弹性的乳房,不停在颤动且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也因刺激而挺了起来,身体

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挑逗望后缩了一下。

阿顺用手指在妈妈的乳房及凸起乳头上捏弄着,也不断用指尖轻抠着乳头,这

举动反而让妈妈更是无法招架,而发出呻吟。

「喔 … 喔 … 嗯嗯 …不…喔 …嗯嗯 …」

「喔…嗯…不…要…我…受…不了…喔…好…好酸……喔……」

阿顺听到妈妈发出娇滴呻吟,他的两只手开始一起在妈妈的双乳上搓揉着,手

指搓弄着涨得硬挺的乳头,更不时的用力按压它,红着脸的妈妈更是受不了如此的

刺激,微张着樱桃双唇呻吟着。

「嗯…嗯…啊……不…啊…不要…啊啊…」

「嗯……嗯……唔…別…唔…別再……啊……嗯…嗯……」

妈妈被阿顺如此的挑逗,整个人几乎要融化掉一样。

「啊……啊啊……別…吸…嗯……啊…我…嗯…嗯……」

「嗯…嗯…啊……好…啊…舒服…啊啊…」

阿顺听到妈妈的鼓励,更是用力的吸吮,巴不得把整个乳汁吸出来。

「啊…不…不要…嗯嗯…痛…啊……啊啊…不…啊…」

阿顺将右手开始往下移,抚摸着光滑的肌肤来到妈妈的阴户,立刻用手指在阴

唇上搓揉,也用食指抠弄着阴蒂,妈妈的阴户的蜜汁也奔流而出。

「啊……啊……不行…嗯…別……啊啊…別…摸……啊……」

「啊…喔喔……不……嗯…不…要…抠…啊……啊啊……喔…..」

阿顺抠弄了一会,手上已沾满穴里流出的蜜汁,下面的大鸡巴已经硬的发紫,

蓄势待发,马上将妈妈推到在床上,擡起她的双腿,快速的将大鸡巴朝阴户插了进

去。

「啊……」

妈妈的阴户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整个充满,且不自觉得叫了出来。毕竟是个工

人,阿顺哪懂得前戏,能幹就马上干,尤其面对如此娇媚的人妻,反正先爽到再说

阿顺开始疯狂的抽插着,淑惠被这粗暴的举动,还来不及思考对错,早就被下

体传来的刺激淹盖过去。

「啊…啊啊…不…行…嗯…嗯…我…受不了…啊啊…嗯…啊……」

「嗯嗯…嗯…慢…啊…啊…慢…点…嗯…別…啊啊……啊...」

在妈妈达到高潮后,阿顺起身要将鸡巴塞入妈妈的嘴里,原来他也快射出来了

,还特別要射在妈妈的嘴里,但阿顺可能控制不住了,竟然射得妈妈鼻、眼、嘴,

满脸都是,阿顺还直唿真是太爽了,而妈妈也躺在床上不断的喘息着。

陈叔看着眼前这个小美女─小筠,知道她应该未尝性事,所以要慢慢来。陈叔

抱住小筠搓揉着她的乳房。小筠的阴户里正流出晶亮的蜜汁,但她却惊慌的想逃、

想大叫。

在她未来得及动作的同时,陈叔已将右手慢慢的往下移,摸到小筠稀疏的阴毛

,接着用食指和中指轻轻的抚摸摩擦着阴唇,小筠的阴唇突然被大师碰触到,身体

如颤抖般的抖了一下,「啊…」。

不断被上下抚摸的小筠,完全沈浸在这前所未有的触感与舒服,忘记自己的身

体正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侵袭着。

陈叔持续的挑弄着,小筠已被搞的无力也恰似无知觉的整个靠在陈叔的身上(

衣服也不知在何时被脱个精光了)。陈叔见时机成熟,轻轻的将小筠抱起让她躺在

地毯上,右手继续抚摸着蜜穴,也同时将嘴巴凑到小筠的胸前,把整个乳房含在嘴

里,用舌头舔着樱桃般的乳头。陈叔当然也不会让另一只手闲着,左手也伸向乳房

搓揉着。

「嗯 … 嗯 … 喔 … 喔 …嗯嗯 … 」

「嗯……嗯……唔……唔………啊……嗯…嗯……」

小筠发出呻吟,身体自然的向上挺,彷彿希望陈叔吸得更用力一样。陈叔伸出

右手中指,侵入小筠的蜜穴,抵开阴唇,慢慢的插入一半,开始在穴里摩擦着穴壁

,也微微抽插着。

「喔 … 喔 … 啊啊 … 喔 …啊啊 … 」小筠发出呻吟声 , 身体如触电般颤抖。

陈叔不只吸着乳头,也亲吻了小筠身上每处的肌肤,手指继续挑逗着阴蒂,另

一手在乳房上不停的搓揉,小筠也受不了的开始喘息呻吟。

「喔……別……啊啊……別…挖……喔…啊……」

「嗯........哼.........不…不要…啊........啊........」

陈叔舔到了小筠的粉颈,舔到耳朵,用舌头在耳里不断的钻舔着。

「啊…啊啊…好…啊…好…痒…啊……嗯…啊…」

陈叔挑逗了一会又转移阵地亲吻着脸颊,像在舔一个大糖果一样,细细的品嚐

,最后亲吻到了小筠的樱桃小嘴上。陈叔不断舔着小筠的双唇,也用舌头伸入舔刷

着小筠的齿列,最后抵开了牙齿开始吸舔着香舌,小筠也不自觉的自动伸出舌头让

大师吸吮着。

「嗯…嗯嗯……喔…嗯……嗯………」小筠的嘴被陈叔整个含住,只用鼻子唿

出些许的呻吟。

陈叔慢慢的调整姿势移向小筠的身上,用手把小筠的双腿分开,然后抓住自己

硬挺的大鸡巴抵住她的阴唇慢慢的磨着,嘴里仍然吸吮着小筠的香舌。

「嗯…嗯嗯…啊…嗯…不…啊…嗯嗯…不……嗯…」

陈叔不断的用龟头磨着阴唇,小筠的嘴里仍唿出不清楚的呻吟,穴里也不停的

流出蜜汁。

「嗯…嗯……別…嗯嗯…酸……嗯…嗯嗯…好…酸…嗯…嗯….」

陈叔趁机把屁股一用力,大鸡巴一下子就进去了半截,小筠感到下体传来前所

未有撕裂的疼痛,整个人清醒过来,想要推开陈叔,却无法推动他的身躯,想要叫

出来,嘴巴也被大师封住,只能从鼻子唿出急促的喘息声。

「嗯嗯…嗯…嗯………嗯嗯………嗯…」

看到流着眼泪的小筠,陈叔知道她还是处女,这是她的第一次,所以为了减短

小筠的痛苦,陈叔一股作气用力的把鸡巴整个插进去,直抵花心。

「啊啊……好痛……」小筠痛得別过头去叫出声音来。

「呜呜……你为什么欺负我…呜…呜…你…你骗我……呜…你怎么可以对…对

我这…这样…呜…呜呜…」

「呜…这…这根本…呜呜……呜…呜呜…好…好痛…呜呜…呜呜……..」

陈叔看到小筠流着眼泪在哭诉着,虽然心有不忍,但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退缩

,只好继续轻压着小筠的身躯別让她乱动,插在穴里的鸡巴也暂时不动,顺便用手

不断的搓揉着小筠的乳房,希望藉此能减轻小筠穴里的疼痛。

当然,陈叔也知道第一次当然会很痛,但再过一会,疼痛会慢慢减轻,接下来

小筠就可以瞭解性爱的乐趣,真正享受到大鸡巴在她穴里抽插的快感。所以陈叔就

边搓揉挑逗着乳房,边安慰小筠。

陈叔的手正搓揉小筠的乳房,下面的蜜穴也正被他的鸡巴整个插满,顿时,小

筠的脸变得通红,也将眼睛的水龙头渐渐的关小。

「但…但是…我刚刚下…下面好痛。」小筠红着脸说着。

「嗯!沒错,因为你是第一次,当然会痛,待会你就会开始觉得舒服了。」陈

叔边说边挑逗着小筠的乳头。

小筠知道女生第一次做爱会很痛,只是要把处女献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她

有些不甘心。此时,小筠的蜜穴已经不那么痛了,但心里相当的乱,完全无法思考

,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或问什么,只是呆呆的躺在那里,看着眼前的男人。

陈叔看到小筠已经不在有所挣扎了,开始慢慢的抽送着下面的大鸡巴,嘴里也

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乳头。对于陈叔的动作,小筠的穴里也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

酥酥麻麻的,她知道这就是所谓的做爱,但毕竟是第一次,小筠羞红着脸闭起眼睛

,慢慢的感受。

陈叔见小筠闭上眼睛,知道她已做好准备默许自己进行接下来的动作。陈叔加

快速度抽插着,也使出九浅一深的方式,刺激着小筠的穴壁,在插到深处时,他更

是双手抓住小筠的肩膀,把她的身体推向自己,让大鸡巴一次就顶到花心。

「啊……啊啊…不..不要……啊…喔…喔喔……啊……啊…」

「啊……啊……慢…嗯嗯……慢…一…点……啊阿……啊…….」

一直想要保持矜持的小筠,已受不了陈叔的鸡巴如此用力及快速的抽送,对于

穴里所传来无与伦比的刺激,终究是小筠未曾体会过滋味,也让小筠舒服的发出呻

吟。

「啊……啊……不要……不……啊……啊……」

「喔……喔喔……好……好舒服……啊…我…受…受不了了…啊阿…好……啊

……」

小筠的小穴在陈叔粗大鸡巴的勇勐冲刺下淫声连连。陈叔的肉棒每顶到花心,

小穴的嫩肉就一直不停收缩。陈叔也被小筠那又窄又紧的蜜穴夹得舒畅无比。

「嗯嗯……喔……我…我受…不…了…啦…… 啊……別…啊啊……喔…」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啊啊..」小筠忘情的叫着。

「小…小筠,我要…射…了…」陈叔也气喘如牛的说着。

「啊啊…啊…別…別射…啊…在…里面…啊啊…会…怀孕…啊………」小筠边

呻吟边说着「啊…別…啊啊……啊…不…要…啊啊…」

陈叔根本不理会小筠说的话,在射出同时,陈叔立刻将鸡巴用力顶向花心,磙

烫的精液全部灌进灌进小筠的蜜穴。小筠的嫩穴被这么一烫也同时达到有史以来第

一次的高潮,由于小筠从未体会过如此激烈的性爱,整个人无力的摊在床上。

看着眼前的小筠,陈叔感到无以伦比的满足,鸡巴还持续的插在蜜穴里,不捨

得拔出,白色的精液和小筠的蜜汁由缝间不断的流出,陈叔低头轻舔着小筠的乳头

,另一手也搓揉着乳房,像是在安抚一样。

这时光着身子李先生抱着裸体的我走了进来,阿顺也在同时带着赤裸的妈妈下

楼。看到后马上对李先生使了眼色,李先生当然明白阿顺的意思,赶紧将我交给他

,因为他已经虎视眈眈的看着床上的小筠,而陈叔也开始换手,拉起躺在地上的妈

妈往浴室走去。

就这样,三个男人在床上、浴室及地毯上交叉的幹着我、妈妈和小筠。我们也

平均都被干了五次以上,也累的睡到十点多才起床。之后一有空陈叔三人都会来我

家,用他们的大鸡巴轮流幹我、妈妈和小筠。

几次之后,我和小筠也就不在抗拒了,乖乖的和妈妈一起成了他们的性玩物。

一心期待着他们用他们的大鸡巴狠狠的把我们幹的爽上天………………………

>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