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公主

阵阵秋风捲起落叶,在深宫禁院唿啸而过,使得暮秋的皇城更增添了几分萧瑟的气氛……

一个美丽俊俏的少女倚在雕栏之前望着皇城内的景物,眉头深锁,一片闷闷不乐的神情……

不要以为这位少女是个受欺压的宫女,或是受冷落的嫔妃,她是唐朝第一个女皇帝武则天的独生女儿太平公主。

武则天大权独揽,诛杀了不少反叛她的大臣,做为她的独生女儿,太平公主在朝中的地位也相等于太子,试问又有谁敢冒犯她呢

那么,太平公主为甚么闷闷不乐呢

女和太监们也在悄悄议论。

「奇怪啊!太平公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要甚么就有甚么,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一切愿望皆可以满足,她为甚么还不高兴呢」

年轻的宫女问着年轻的太监,年轻的太监也不知就里,又去询问年老的太监。

一个资格很老的太监微微叹了口气说「正因为公主的地位太高,一切慾望皆可以满足,所以她才不满足。」

这句话使得大家都煳涂了。

「老公公,您这句话有毛病啊!」

老太监摇了摇头「你我都是下人,自然不容易体会公主内心的空虚了。」

「那么,您又有甚么妙计,可以解除公主的苦闷呢这宫女急忙询问。

宫女这样问,原因很清楚。

太平公主睥气很暴躁,这个问题不仅读者奇怪,就连服侍太平公主的人也不明白,她如果不高兴,往往拿宫女和太监来出气。

有一回,她闷得慌,一口气杀死了十二个宫女和太监。

所以,服侍太平公主的宫女和太监一见她生气,便提心吊胆,不知自己人头甚么时候落地。

老太监微做一笑,大家放心,我自然有办法,使得公主快乐起来。

「多谢老公公,多谢老公公。」

老太监在皇城中混了几一年,见多识广,经验丰笛,对付十七岁的太平公主,自然绰绰有馀。

「公主……」

太平公主回头一看是老太监,很不高兴地骂了起来「磙开!」

「奴才见公主闷闷不乐,心中很不安,特地想了一个很有趣的消闲方法,来孝敬公主啦」

太平公主似乎不相信老太监有甚么妙方可以使她快活。因为她在宫中十七年,一切可以快活的活动都尝试过,早就淡然无味了。

「你说吧!」公主冷冷地扫了地一眼,「如果沒越,我就把你砍了!」

周围的宫女太监听了公主这话,无不替老太监捏了一把汗。

老太监即是胸有成竹,不慌不忙地靠近太平公主,低声地说了起来……

「哈哈……果然是有趣」太平公主兴奋地跳了起来「来人,赏一千两金子!」

太平公主蹦蹦跳跳回到自己粉馈去了。

好奇的宫女和太监们立刻围着老太监,问他到底提烘了一条甚么妙计。

老太监做做一笑「天机不可洩露」

夜,长安城中,渭水河畔,灯火辉煌。

这里是全城娼妓最集中的地带。

一位风流潇洒的少年书生走了过来,打量着两旁倚门卖笑,献媚拉客的妓女们。

书生身上的衣服饰物全都是极名贵的精品,一眼看去,便知他是个富家公子。

这种身份的嫖客是最受妓女们欢迎的。

「公子,到这边来嘛!」

四周团的妓女都在何书生招唿着。

书生面带做笑,不慌不忙地走着,两颗大眼蜻不停地打量着两旁的妓女燕瘦环肥,高的矮的,年经的,成熟的、妖娆的、纯情的,真像一座百花园,令人目不暇给。

书生心中自有选美的漂准,一路走一路看。

突然间,他停住脚步了。

就在地对面的一哇小小的妓院,一个年轻妓女倚门面立。

她脸上浓旌艷抹,使一张俊俏的脸蛋充满妖艷的诱惑,两颗明亮的大眼睛饱含着调皮的挑逗,樱桃小口半开半合,微微翘首,彷彿随时会献上火热的吻,纤细的腰肢故意扭着,风姿绰约……

书生彷彿被她的妖艷迷住了,呆呆站着。

妓院老何等醒目,一见书生这个样子,早知他心动了:这么有钱的嫖客岂能白白放过,当下走到书生身边,笑杯可掬地说,「公子,你可真有眼光这位是我们全院最红的娟娟,又温柔又体贴……」

书生也不知有沒有听到老的话,他走到娟娟面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

「公子……」娟娟娇羞地垂下了头。

「快!娟娟,你还愣着幹嘛快把公子带进去吧!」老趁热打铁地催促者。

娟娟亲热地依偎着书生,伸出白莲藕般的玉臂勾住了书生,二人向妓院里面走去,娟娟身上散发一阵阵香气,使书生有些晕陀陀了……

娟娟的房,典雅,绮丽,柔软的大床,书生舒服地躺着,他卸去了外衣,只穿着宽大的内衣。

娟娟也娇羞地缓缓脱下外面的长裙,只穿着贴身内衣爬上床去,躺在书生身边……

书生伸手亲热心地搂住娟娟,伸过嘴唇,在她的俏脸上亲了一下……

娟娟似乎是初当妓女,被书生这一吻,整个人害躁得把头埋在他怀中……

书生似乎很陶醉这种调戏,他用手指勾着娟娟下巴,把她的的头抬了起来。

「娟娟,你真漂亮」

「公子,你也很英俊。」

「既然我英俊,你想不想和我睡觉」

书生这一句话,使得娟娟脸又红了起来,吞吞吐吐好半天,才低低她挤出一句:

「……想。」

「哈哈……既然想,那就来替我脱掉衣服吧」

娟娟无可奈何,只好伸手解开书生的上衣……

「啊!公子,你的胸脯好肥厚……」

书生一笑,「我身上就是肉多。快,再脱掉我的内裤……」

书生调皮地催促着。

娟娟的手似乎有些颤抖,她伸手去脱掉了书生的裤子……」

但是,她的眼睛却闭上了……

这咦,怎么不敢看」

「人家害羞嘛。」

「好,不敢看,总可以摸吧」

书生抓着娟娟的手,回自己的下体摸去。娟娟假装挣扎了一下,也就任他所为了。

娟娟的手被迫在书生的大腿之中摸着……

「奇怪。」

她的手摸来摸去,就是摸不到书生的那根棍子!

娟娟好奇地睁开眼睛,仔细观察书生的下体,只见一丛黑毛之下,一个仙人洞!

「你是女人」娟娟吃惊。

「哈哈……」书生大笑「对了,我是女人!」

原来这书生就是太平公主!

老太监教给她的妙计就是要她扮成嫖客,到妓院来嫖妓女!

现在,太平公主看着娟娟这副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不由无比满足。

「娟娟,过来陪我啊!」

「別开玩笑了,公子……」

「还叫我公子现在,你要叫我姐姐了」

「是,姐姐,总不能两个女人睡在一起。」

「怎么不能」太平公主调皮一笑:「今晚给你的钱我已经付了,我要嫖你!」

娟娟忍不住笑了起来「姐姐,你都煳涂了,你怎么嫖我呢」

「少啰嗦,我自有办法。」

太平公主说着骑在娟娟身上,伸手去解娟娟的上衣……

「哈……娟娟,你的奶真小。」

娟娟的睑更槓了。古代女人是以小乳房为荣,但是是当妓女还是大奶受欢迎。

太平公主见娲娟被她玩弄得狼狈不堪,心中真是充满了刺傲。

她又伸出两手,去脱娟娟的内裤……

「姐姐,不要,我求你……」

「不行,我付了钱的,我有权叫你脱光!

娟娟无可奈何,巳好放菜挣扎了……

太平公主双手抓着娟娟内裤,勐地向下用力一扑,她睁大着眼睛,注视着娟娟的下体……

她愣住了!在一丛黑毛之下,竖着一根又红又粗的肉棍!

「你是男人」

太平公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哈……」

娟娟突然一阵大笑,笑得太平公主心里起毛。

「不错,我是男人!」

太平公主全身不由颤抖。

「不对,你是男的,怎么跑来当妓女」

「咦,你是女的,怎么跑来当嫖客」

「我是贪玩。」

「我是贪财。」

于是,娟娟把真相告诉了太平公主,原来,唐朝的时侯,同性慾的风气很盛行,商人就开设了同性恋妓院,收罗了很漾亮的小伙子,男扮女装,满足难些变态的嫖客们的要。

当然,这些特殊的妓院都有标志,一般的人是不会走错的。

偏偏太平公主初出茅庐,

甚么也不憧,煳里煳涂就送上门来了。

太平公主听了娟娟的介绍,吓得□不付体。

低头一看,自己赤身裸体,再一看,娟娟两颗眼睛正流露出贫婪的慾火……

「我……对不起,」太平公主颤抖着说……「我不知道这些情况……反正我已经付了钱,我不要就是了……我走了……」

太平公主正想爬下床去,冷不防被娟娟一手搂住腰肢,紧紧抱住……

「你……你不是喜欢男人吗我是女人,你饶了我吧……」

娟娟冷笑「我是男人,我服侍男人,是为生活所迫,我要女人!」

说着,地勐吻太平公主!

「你……不要乱来……我是……当朝的……太平公主……,你侮辱了我……我回去……叫母后下旨……把你满门抄斩」。

娟娟听了之后,忍不住大笑。

他怎么也不相信,堂堂公主竟会搞这种游戏。

他双手疯狂的抓住太平公主的双乳,无情地搓揉……

太平公主直给吓得□飞魄散,她只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碰到这种事,完全不知所措……

「娟娟……」

「叫哥哥!」

「哥哥……我还是处女……求求你,饶了我吧」

「哈……处女,更合我胃口了!」

娟娟狂喊着,紧紧压着太平公主,瞄准洞口,狠狠地挤了进去……

「啊……痛……铙命……」

太平公主的惨叫,更增添了娟娟的狂暴,他毫不留情地摧残这朵金枝玉叶……

半夜,饱受蹂躏的太平公主回到皇宫。

三天之后,一队御林军包围了这所妓院,把里面所有男扮女装的妓女和嫖客全都斩首。太平公主贴身宫女,太监,包括老太监,也在同一天被绞死了!

>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